首页编导网播音网表演网美术网音乐网舞蹈网摄影网艺考院校

您的位置:首页 > 影评赏析> 《我这一辈子》影评范文:一部平民史诗的经典之作

《我这一辈子》影评范文:一部平民史诗的经典之作

编辑:门徒来源:本站整理时间:2015-07-28 19:08:48

1950年,石挥完成了他自导自演的影片《我这一辈子》;1995年,中国电影诞生九十周年时,《我这一辈子》获得了“世纪奖”,而石挥本人也获得了中国电影世纪奖最佳男演员。如今,事隔半个多世纪以后我们再来重新审视这部影片,震撼之余,还有一些感动。电影史学家惯于将这部影片名为“平民史诗”,本文也就从平民史诗的铸就这一角度来对它做一番评析。在此之前,先来了解一下史诗的概念。史诗主要是一个文学概念,当它泛用到电影领域内时,沧桑的历史感和宏伟的厚重感成为它的主要含义。 

改编自小说,故事机构韵味独特

从剧作来看,《我这一辈子》改编自老舍同名小说。原作以38000字的篇幅讲述了北京城一个普通巡警的坎坷一生,是一个大悲剧。它创作于1937年抗战前夕,是老舍第一个创作黄金时期的压轴作品,格外具有挺拔于时代的进步气息,既反叛又激烈。它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我还笑,笑我这一辈子的聪明本事,笑这出奇不公平的世界,希望等我笑到末一声,这世界就换个样儿吧!”老舍在这部作品中,除了寄予下层民众以深切的同情以外,还注入了他深刻的历史批判精神,以一个人物的一生刻画了中国近代史上那个政治最动荡的年代。因了原作的这种史诗性质,影片的史诗性就具有了先天的优势,但这并不是全部。影片相对于原作来说,存在着二度创作。石挥的一生,和老舍有许多相似之处,共同的生活经历,相似的艺术气质,使得石挥改编起老舍作品来,有一种别人难以企及的从容与底气。影片剧作成型以后,在保持原作的精神风貌之外,变为集中表现“我”的巡警生涯,时间跨度从小说止于1921年延伸到北京解放前夕,人物增加了申远这个革命者形象,使影片有了更大的社会历史容量,人物也更加丰富。另外,影片在整体结构上借鉴小说的结构形式,以人物的命运变迁为主线,把各个历史阶段连接起来,中间有时借助文字叙述来交待情节,这种段落式的结构是不多见的。影片以翻开老舍的小说始,以合上小说止,中间插入第三、第六章开头的两段文字,再加上第一人称叙述,整部影片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读一部形象化的小说,采取这样的结构形式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如同《茶馆》,更多了一份历史的沧桑。 

影片音乐恢宏

从影片的声音来看,整部影片的音乐设计采用了交响乐这一音乐形式,旋律时而低沉时而激越,独有一份恢宏的气势,而中提琴的使用又在这恢宏中添加了一份沉重。影片内容是在苍凉的旁白中开始的。“北京啊北京,这是咱们中国的古城啊”,饱经沧桑的声音,配合着北京城灰茫茫的大全景,一下子就把影片那种悲凉、沉重的感觉传达了出来。由于影片表现的是日常生活,取消了情节的连贯性,人物的动作性也不强,这就使得表演语言的表现力重要起来。影片中“我”从青年时的踌躇满志,“虽说着一个月就六块龙洋吧,可咱图将来有个升成不是”,到老年穷困潦倒,“我什么也不说,让大伙来评评这个理儿”,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境遇,不同的语言,或喜悦,或无奈,或悲愤,或哀伤,表露了老巡警一生的情感历程,当然,时代的因素也是不可不考虑的。影片中除了传达这种历史沧桑之外,平民性的传达也相当具有力度。在海福表示不愿替日本人当巡警要去打游击时,“我”冲着儿子发作:“你不汉奸,我他妈汉奸,我愿意给日本人当巡警啊!你要走走你的,等你打胜了回来,把你这汉奸爸爸枪毙了!你要不走,呆在家里头,让我这汉奸爸爸养活你。”这一番气话满含着委屈、无奈、愤慨,把人物那种处于社会底层而长期压抑的凄苦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 

影片精华浓缩归于得当的剪辑

石挥曾对人说,电影过瘾就过瘾在一把剪刀上。当然这是相对于他投身电影行业之前所从事的话剧来说的,但却不难看出他本人对于剪辑的重视。在《我这一辈子》里面,剪辑对于影片史诗性的构建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相对于那个时期的大多数影片来说,这部影片的节奏是比较快的,这一方面取决于石挥的的创作风格,另一方面它也服务于影片的大时代表现。《我这一辈子》可以说是半个世纪中国历史的缩影,怎么去表现那些历史事件,怎么去衔接各个历史段落,的确是影片的一大难题。除去上文提到的段落式结构和以文字语言去进行衔接外,影像的剪辑也是比较成功的。在表现辛亥革命时,片中用了四个镜头,先是一张大幅中国地图,镜头拉远下摇到武昌,第二个镜头地图上叠化孙中山的头像,接着是一声炮响,当空一团浓烟,第三个镜头出现迎风飘扬的五色旗,打出“辛亥革命”字样,镜头摇下,落到“京师警察厅”的牌子上,第四个镜头是老赵和“我”在酒馆里议论,“这共和也不只是怎么一回事儿”。这四个镜头由虚到实,不仅流畅地完成了历史场景的转换,而且含义深刻。突出旗子、牌子、议论表明了虽然旗子牌子都换了,可下层民众的生活没有变,辛亥革命进行得非常不彻底,最终结局也可想而知。在一定意义上,得当的剪辑就意味着浓缩,这对于像如《我这一辈子》这样去表现大时代的影片是尤为重要的。 

石挥是那个时代非常优秀的舞台、电影导演,在新中国还未到来之际他就开始筹备和拍摄这个历史重压下的平民故事。受当时创作环境的影响,电影的结尾要比小说光明得多:革命者申远倒下,“我”的儿子海福跃起,红旗招展。这个光明的结尾体现了石挥当时两难的创作心态:一方面他要坚持自己的艺术个性,严格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另一方面,他又必须符合国家意识形态的需要,在现实摹写中安排中国的前途与希望出场。但即便如此,影片《我这一辈子》仍不失为一部闪耀着现实主义艺术光辉的经典之作。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人才招聘|网站地图|商务合作|手机网站

艺考在线 京ICP备14053413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1402000188号

版权所有 艺考在线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